Xcmeeeee

总该怀念

我是钢铁侠,是天才,是亿万富翁,是花花公子,是慈善家。
半年前,睡衣宝宝跌到我怀里,我还没来得及安抚他,他就在我面前化成灰烬;那个用宝石保下我的法师也是,一声不响就消失了,连个说谢谢的机会都没有给我留。泰坦星上的荒凉和流失的血让我开始失去意识,再醒过来的时候,我已经回到地铁了。
我应该感谢上帝,那或许有点可笑我居然开始感谢上帝了。cap nat 博士 肥啾  还有那个喜欢吃鸡腿的神都还在。可每个人的眼睛都阴沉着,或疑虑或后怕,或愤怒或疲惫。我闭上眼,想到的是以前的聚会甚至是以前的战场。
四个月以前,出现了一个叫惊奇队长的女人,她说她有办法挽回这一切。我该怀疑她,反对她的计划。因为她说,要cap做好死的准备送我回到过去改变那个节点。
听到那个计划的时候,我没控制住自己说了一句fuck,但没有那句language了。看上去他们都深信不疑,就因为这个惊奇队长是那个卤蛋找来的。
我私下找了他,我没有说话,他也没有。最后也只是我没忍住,环住他的脖子发狠的咬着他的嘴。他只是不停的轻拍着我的背。
我去找惊奇队长了,我告诉她世界需要美国队长,而我不必要。我跟她达成了协议,只有我们知道的协议。我交给她一些东西,让她交给我的家人,我仅剩的他们。
两个月前,我独自回到了这个时空,一个人找回他们,一个人去说服伟大的美国队长,一个人设定好百无一失的计划,只等着一个月后的那个节点。
一个月前,我们还是赢了。在一开始肥啾被控制的时候就改变了整个过程,小鹿没有利用宇宙魔方引来外星怪胎,也没有印象中那颗被我送上太空的原子弹。这一切都很好,我觉得很好。
这一个月我过得很好,照旧甜甜圈咖啡工作室,照旧听到鸡妈妈的唠叨,照旧喜欢着他们。如果忽略胸口那越来越严重的疼痛感,如果忽略我的发色已经变淡,如果忽略我已经没办法自己操作我的宝贝马克就好了,那这会是我最好的一个月。
我应该已经死了,肯定是为了某个理由而存活了下来…我终于知道了,我应该做些什么了。
我准备好了小女巫和她那个超音速哥哥的地址,我准备好了十年份的小甜饼,我提前预订了接下来的十年的彩妆套装,我买下了一家以做炸鸡出名的店子,我把我知道的所有实验记录都保存了,我给他留下了一封信。
这个时候,他一定看见我留给他的信了。我原谅他了,我也爱他。
我是托尼斯塔克,一个罪恶之人。